首页金融课堂天燃气内容

特别是几家龙头房企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7日 阅读量: 来源:分析师在线 作者:ada 【收藏】
摘要:数亿元投资款可能打水漂外,新潮能源董事会也遭到“清洗”,在6月15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8名董监高获得补选通过。股东大会过后没多久,新潮能源董事长、总经理以及一名董事一同离职。

而此次提议罢免和补选董监高,实现新潮能源“大换血”的7名股东均与“德隆系”有着密切关系。

实际上,3年前新潮能源收购的美国油气资产便来自于“德隆系”,此次遭到关停的雅西铁矿项目也曾在收购之前被“德隆系”迅速转手。

7名股东“清洗”董事会

4月2日,新潮能源董事胡广军和韩汉两人均以身体原因为由提出离职,两人的离职也正式拉开了新潮能源董事会“换血”的序幕。

此后的5月15日和5月16日,董事黄万珍、独立董事张宝生、王东宁、余璇女四人也集中提交了辞呈。

在董事会成员纷纷离职的当口,补选董事会成员的两份临时提案也呈送给了新潮能源。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15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涉及董事会成员变更的议案均获得了高票通过。此次股东大会共计补选了3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2名监事、罢免1名董事和2名监事。

公告显示,公司董事、监事罢免和提名的议案,由下述合计持股7.7615%的股东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杭州鸿裕”)、上海关山投资管理中心(下称“上海关山”)、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下称“绵阳泰合”)、宁波启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宁波启坤”)、宁波驰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宁波驰瑞”)、宁波祺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宁波祺顺”)、宁波善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宁波善见”)7名股东提出。

值得注意的是,这7名股东背后都闪现着“德隆系”的身影。

公开资料显示,绵阳泰合GP方为西藏溢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为赖孝辉),而赖孝辉则是“德隆系”公司德恒证券成都八宝街营业部总经理,在2009年1月证监会对德恒证券多名高管做出市场禁入处罚时,赖孝辉与唐万新同在市场禁入名单中。

杭州鸿裕GP方为杭州冠泽,杭州冠泽是中捷资源第二大股东;上海关山GP方为上海惠之稠,惠之稠也是曾参与中捷资源定增一项资金信托的委托人。而宁波启坤、宁波善见、宁波驰瑞、杭州鸿裕的GP方均通过旗下公司参与*ST德奥的定增。

市场普遍认为,新潮能源(600777.SH)、斯太尔(000760.SZ)、中捷资源(002021,SZ)、*ST德奥(002260.SZ)4家公司均与“德隆系”有关。

此番7名股东联合提名“清洗”新潮能源董事会也引发了交易所的注意,因为7家合伙企业都是通过新潮能源2015年5月定增进入新潮能源。

就“上述7名合伙企业股东的股权结构、主要合伙人或出资人以及实际控制人情况”,交易所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核实上述合伙企业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多次与“德隆系”交易

此外,近一个月内,龙湖地产、中国金茂、融信中国、中骏置业、新鸿基地产、禹州地产、旭辉集团、泛海控股等将近10家上市房企股东也持续发起增持动作护盘。其中龙湖地产主要股东美贤集团在6月25日至6月27日期间于公开市场增持510.6万股,耗资11亿港元;泛海控股实际控制人卢志强6月底以来,共计增持公司股票450万股,控股股东中国泛海6月20日至今已经增持超过800万股,持股比例达67.8586%。

中原地产分析师张大伟注意到,“地产股上半年市值蒸发超万亿,特别是几家龙头房企,大部分市值跌幅超千亿。”

新城控股副总裁欧阳捷认为,短期来看,国际国内环境仍具有不确定性,回购只是表明房企对行业大势和企业自身价值的理性判断,有助于帮助公司股票回归价值,但并不能完全消除市场恐惧。

回购或增持

尽管房企业绩屡创新高,但地产股却在下跌通道。Wind数据显示,自6月25日爆出棚改暂停传闻至7月4日一周多时间内,房地产指数已经跌去11.39%。在此背景下,房企纷纷发起回购或增持以期护盘。

7月5日,世茂房地产(00813.HK)发布公告,于2018年7月5日在香港交易所回购500.0万股,耗资9847.182万港币,回购均价为19.6944港币,最高回购价20.0000港币,最低回购价19.3400港币。公司于本年度内至今为止(自普通决议案通过以来),累计购回股数为500.0万股,占于普通决议案通过时已发行股本0.148%;同日,绿地香港(00337.HK)公布,于2018年7月5日在香港交易所回购13.0万股,耗资37.574万港币,回购均价为2.8903港币,最高回购价2.9100港币,最低回购价2.8600港币。公司于本年度内至今为止(自普通决议案通过以来),累计购回股数为179.2万股,占于普通决议案通过时已发行股本0.064%;龙光地产(03380.HK)公布,2018年7月5日,公司按每股9.73-10.24港元,耗资297.39万港元回购30万股,占已发行股份的0.0055%。

7月4日,恒大发布公告,以3.81亿港元回购约1850万股。就在此前一日,恒大也以2.86亿港元回购1413万股,这意味着仅仅两天,恒大已斥资6.67亿港元回购股票。

6月27日,碧桂园在港交所回购了800万股,耗资1.02亿港元,回购均价为12.79港元;6月28日,碧桂园回购了1500万股公司股份,耗资1.86亿港元,回购均价约为12.41港元。至此,碧桂园于本年度内累计回购2300万股,占已发行股本的0.106%。6月27日-6月28日两天内,除了碧桂园,龙湖、中国奥园、龙光地产、中国金茂、禹州地产、中骏置业、融信中国、新鸿基地产等房企均有回购或增持行动。

“房企回购一方面是显示对自己企业未来的信心,另一方面,从趋势上看,股价跌到一定程度,未来肯定有反弹的趋势,尤其是一些业绩比较好的企业,在这个时候适当地做一些回购,也可以算是企业的一种投资。”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表示。

对于地产股下跌,业界普遍认为是多重因素导致。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近期来看,地产股的确下跌较为明显,6月下旬棚改政策收紧可以视为地产股下跌的“导火索”,加之后续的七部委开展“严打”,整体呈现“跌跌不休”。总体来看,政策层面的影响是首要的,七部委治理市场乱象,对于房企的销量和回款速度都有一定影响;其次,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收紧,使三四线楼市也出现分化,一部分城市或出现房价的明显拐点;最后,房企融资渠道不断收窄,更是让地产股“雪上加霜”。

中国信达目前已落地11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涉及转股总金额139亿元。除已落地的项目外,目前正在推进的项目有十几个,配套完成拟转股债权收购超过100亿元。同时注册成立了总规模500亿元的降杠杆基金,以充分吸引社会资金参与降杠杆工作。”中国信达总裁助理陈延庆日前在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透露。

央行定向降准于日前正式落地,拟释放约7000亿元流动性。其中,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

陈延庆表示,此次央行定向降准充分体现了政府加快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落地实施,同时调动社会资金参与度,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要求。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看来,定向降准为市场化债转股提供了充足资金和流动性支持,而此前商业银行参与债转股的积极性不高,主要是面临参与转股资金筹集困难等问题。

中欧所D股市场是为中国境内发行人提供融资和上市服务的市场,是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欧盟监管市场的组成部分。发行人申请于中欧所D股市场上市,应与中欧所签署上市协议。《通用条款》是中欧所D股市场上市协议的主体部分。

《通用条款》主要规定了发行人上市资格条件、上市后持续义务,以及中欧所在推动D股市场建设方面所提供的服务。

其中,在发行人上市资格条件方面,发行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设立,其股票应获得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欧盟监管市场高级标准准入。

发行人在D股市场上市后,应指定代表与中欧所保持联系;中欧所将组织市场推介活动、专题培训,制定发布业务指南,与监管机构保持沟通,不断推动D股市场建设。

《通用条款》是中欧所D股市场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明确了中欧所D股市场定位为中国蓝筹公司在欧洲的证券板块。《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根据这一定位,《通用条款》进一步要求:初次上市发行人应具有较强盈利能力或具有较大市值规模,过去三个会计年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5000万欧元,或者发行后预期市值达到5亿欧元并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主营业务收入达到5000万欧元;再次上市发行人应具有良好的上市记录,近期不存在被上市地证券监管机构公开处罚、信息披露严重违规等情形,未被实施退市等重大异常警示。

苏宁易购此次大幅上调净利润预期,主要是来自出售阿里巴巴股票带来的影响。公告披露,截至2018年5月31日,公司通过纽交所完成本次股票出售,收到股票出售价款合计约15.04亿美金。苏宁易购初步测算,在扣除初始购股本金以及股份发行有关成本及相关直接费用后,该次交易后预计可实现净利润约56.01亿元。

Wind数据统计,已有超过1100家A股公司披露了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苏宁易购此次披露的上半年净利润预告,致其一举成为1000多家公司中净利润最高的A股公司,甚至超过了工业富联、宁波银行等的中期业绩预测。

除了苏宁易购,仅7月6日晚间就有多家公司上调2018年中期业绩预测。e公司记者注意到,多家公司上调业绩预期,与人民币汇率变动产生的汇兑收益增加有关。

如纳尔股份公告,2018年半年度净利润从同比变动-27%-19%,调整为同比增长30%-71.68%,预计上半年可实现盈利2500万元-3300万元,主要受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以及销售收入增长影响,导致公司净利润增加,业绩超预期。

海普瑞也公告,将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从此前公告的增长13.76倍至17.79倍,调整至增长25.85倍至29.87倍,预计上半年可实现净利润2亿元-2.3亿元。主要是由于肝素原料药等业务收入增长高于预期,以及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变动带来汇兑收益,导致公司2018年上半年业绩上升幅度超出预期。

雄韬股份也将此前预计的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500万元-0元,大幅调整为预计可实现盈利2000万-3000万元。而业绩大幅向上修正的原因是公司收到了补贴、通讯用锂电池销售额幅度增大、美元升值汇兑收益增加等。

此外,海翔药业也因为染料产品价格上涨,二季度以来美元升值,汇兑收益增加,将此前半年度预计净利润变动-60%至-10%之间,调整为同比上升6.79%-19.12%,盈利2.6亿元-2.9亿元。

实际上,新潮能源与“德隆系”的交易早已开始,公司多笔收购都与“德隆系”有关,包括已遭关停的雅西铁矿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新潮能源以6亿元的价格通过增资扩股收购了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合盛源矿业”)45.59%的股份。

天眼查资料显示,此前合盛源矿业的法定代表人为刘长乐,股东分别是石永兵、张国玺和梧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梧桐投资”)。

梧桐投资成立于2011年6月,目前,北京瀚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正和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各持股60%和40%。

此前,上海长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长燊投资”)、多尼尔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先后从股东名单中消失。而长燊投资是由刘长乐女婿张佳运执掌,多尼尔投资的控股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向宏则是原德隆集团执行主席。

梧桐投资发起人为凤凰卫视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其背后的操作团队均是“德隆系”旧将。

不过,新潮能源的此次收购却颇为蹊跷。因为在2016年12月20日,合盛源矿业股东哈密市顺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将37.78%的股份转让给梧桐投资,仅仅两天之后,梧桐投资转手就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华瑞矿业。最终,华瑞矿业成为了新潮能源6亿元高价增资的获益方。

分析师在线声明: 本栏目内容来自作者投稿,不代表"分析师在线"网站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任何投资均有风险,请谨慎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