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课堂其他品种内容

小笔频繁交易等方式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7日 阅读量: 来源:分析师在线 作者:ada 【收藏】
摘要:作为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ST景谷的成立可谓“集众之力”,由当地的林业总公司、电力公司、泰裕公司、投资公司、糖业公司共同发起,2000年上市。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公司上市不久即陷入多年

作为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ST景谷的成立可谓“集众之力”,由当地的林业总公司、电力公司、泰裕公司、投资公司、糖业公司共同发起,2000年上市。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公司上市不久即陷入多年控制权之争,且业绩亏损直至成为特别处理的ST股。

ST景谷控股7月2日晚公告宣布,周大福投资接手原股东小康控股持有的ST景谷30%的股份,转让完成后,周大福投资将成为ST景谷的控股股东,周大福投资的实控人郑家纯将成为新实控人。

在东方财富ST景谷的股吧里,周大福投资被股民们称为“白衣骑士”。

作为香港“四大豪门”之一郑裕彤家族的长子,郑家纯目前全面执掌郑氏家族产业,产业遍布地产、珠宝、百货等。郑家纯是著名珠宝品牌周大福[1929.HK]、大型综合企业集团新世界发展[0017.HK]、世界最大的百货店新世界百货中国[0825.HK]的实控人,还投资了数家港股上市公司。

不过,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尽管在中国大陆地产零售领域多有布局,但在A股市场上,这是郑家纯第一次以意图控股的方式直接现身。这也是继李嘉诚不断套现离场之后,首次现身大陆资本市场的香港豪门。

然而这位掌门人,却用32.57元/股的价格买下了西南边陲的这家亏损严重的公司,7月6日涨停股价也才25.96元/股,差交易价一大截。其出价伊始,便引来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充分披露定价依据及合理性,说明转让双方及其实际控制人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关于这次控制权变更的更多情况,记者分别致函ST景谷、周大福、小康控股,均未收到回复。

7月6日开盘,市场揣测不断,但这并未影响股价走势,当日,ST景谷又收获一个涨停板。

一位资本运营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这次方式为协议转让,大股东转让老股,价格由双方商议,并没有明确界限。

罕见出手

据调查,陈贤手上控制了4个账户,分别为:陈贤本人的1个账户,陈贤的妻子“邱某某”的账户,陈贤弟弟的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账户,陈贤为开户经办人,另一个则是“高某峰”的账户,为陈贤的朋友。

陈贤发现交易所市场债券质押式回购标准券折算的过程中,对债券价格的考量主要基于债券的“上期平均价”,而“上期平均价”是采用相关国债在交易所市场最近有交易的5个交易日的成交价进行计算的。于是,陈贤账户组通过连续五日以上、小笔频繁交易等方式,将国债五日成交价推高,从而抬升了相关国债的“上期平均价”,进而通过国债质押式回购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结算”)超额融入资金。

两年时间内,陈贤掌控的账户组在5只国债中频繁互为对手方交易,累计对倒117次,账户组期间成交数量占同期深市成交量比例均超过50%,最高达到87.81%。在陈贤参与交易5只国债的70个交易日中,共有39个交易日其对倒成交量占市场成交量比重达100%。

操纵标的上,陈贤选择了5只交投不活跃的国债,包括“国债1002”、“国债1412”、“国债1425”、“国债1507”、“国债1512”。其对倒均价较中证估值均价最大偏离14.57%,最小偏离1.63%;较中债估值均价最大偏离14.19%,最小偏离1.59%。其中,“国债1425”在操纵期间,成交价从105.58元拉升至120.85元。

据了解,相比于股票市场,国债市场的价格较为稳定,波动也很小,通常国债波动1%至2%就已经是大幅波动了。

炒高国债谋取质押融资便利

操纵国债价格后,陈贤到底赚了多少钱?

这个具体数字比较难讲,为什么呢?调查显示,陈贤以操纵形成的国债价格为基础,通过国债质押式回购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结算”)超额融入资金(与以中债估值为基础能够融入的资金相比)。

其中,国债100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262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0.26万元。国债141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14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9.83万元。国债1425实际累计质押融资456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233.93万元。国债1507实际累计质押融资317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29.57万元。国债151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176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34.22万元。

根据同期央行基准贷款利率,陈贤超额融入上述资金共节约利息支出约为12.63万元。

“如果是操纵股票很容易算出买入卖出之间的资本利得,而本次国债操纵案,则主要是为了质押融资。由于获利途径极为特殊,违法获利金额很难界定。”上述案件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陈贤获利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融资便利,这么多钱如果从商业银行贷款会很麻烦;二是利息少,国债回购市场除了月末季末特殊情况,一般利率都比商业贷款便宜。”

ST景谷控股7月2日晚公告宣布,周大福投资接手原股东小康控股持有的ST景谷30%的股份,转让完成后,周大福投资将成为ST景谷的控股股东,周大福投资的实控人郑家纯将成为新实控人。

在东方财富ST景谷的股吧里,周大福投资被股民们称为“白衣骑士”。

作为香港“四大豪门”之一郑裕彤家族的长子,郑家纯目前全面执掌郑氏家族产业,产业遍布地产、珠宝、百货等。郑家纯是著名珠宝品牌周大福[1929.HK]、大型综合企业集团新世界发展[0017.HK]、世界最大的百货店新世界百货中国[0825.HK]的实控人,还投资了数家港股上市公司。

不过,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尽管在中国大陆地产零售领域多有布局,但在A股市场上,这是郑家纯第一次以意图控股的方式直接现身。这也是继李嘉诚不断套现离场之后,首次现身大陆资本市场的香港豪门。

然而这位掌门人,却用32.57元/股的价格买下了西南边陲的这家亏损严重的公司,7月6日涨停股价也才25.96元/股,差交易价一大截。其出价伊始,便引来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充分披露定价依据及合理性,说明转让双方及其实际控制人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关于这次控制权变更的更多情况,记者分别致函ST景谷、周大福、小康控股,均未收到回复。

7月6日开盘,市场揣测不断,但这并未影响股价走势,当日,ST景谷又收获一个涨停板。

一位资本运营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这次方式为协议转让,大股东转让老股,价格由双方商议,并没有明确界限。

罕见出手

2018年6月30日,小康控股与周大福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小康控股拟将其持有的ST景谷公司30%的股份以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周大福投资。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周大福投资的控股股东为周大福企业有限公司,周大福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郑家纯,郑家纯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7月5日晚,ST景谷回复上交所,称在上述协议签署日前30个交易日景谷林业股份的平均交易价格(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交易价格=前30个交易日的股票交易总额/前30个交易日的股票交易总量)为23.64元/股,本次股份转让价格相较于上述30个交易日平均交易价格的溢价率为37.78%。

并称,本次交易定价综合考虑了小康控股获得ST景谷股份的各项费用等因素,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决定。在商议股权转让价格时交易双方考虑了控制权溢价因素,周大福投资的企业性质较为特殊,为外商投资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资),其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需要考量的因素较多,而景谷林业不存在不符合外商投资公司收购的限制性条件。

据调查,陈贤手上控制了4个账户,分别为:陈贤本人的1个账户,陈贤的妻子“邱某某”的账户,陈贤弟弟的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账户,陈贤为开户经办人,另一个则是“高某峰”的账户,为陈贤的朋友。

陈贤发现交易所市场债券质押式回购标准券折算的过程中,对债券价格的考量主要基于债券的“上期平均价”,而“上期平均价”是采用相关国债在交易所市场最近有交易的5个交易日的成交价进行计算的。于是,陈贤账户组通过连续五日以上、小笔频繁交易等方式,将国债五日成交价推高,从而抬升了相关国债的“上期平均价”,进而通过国债质押式回购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结算”)超额融入资金。

两年时间内,陈贤掌控的账户组在5只国债中频繁互为对手方交易,累计对倒117次,账户组期间成交数量占同期深市成交量比例均超过50%,最高达到87.81%。在陈贤参与交易5只国债的70个交易日中,共有39个交易日其对倒成交量占市场成交量比重达100%。

操纵标的上,陈贤选择了5只交投不活跃的国债,包括“国债1002”、“国债1412”、“国债1425”、“国债1507”、“国债1512”。其对倒均价较中证估值均价最大偏离14.57%,最小偏离1.63%;较中债估值均价最大偏离14.19%,最小偏离1.59%。其中,“国债1425”在操纵期间,成交价从105.58元拉升至120.85元。

据了解,相比于股票市场,国债市场的价格较为稳定,波动也很小,通常国债波动1%至2%就已经是大幅波动了。

炒高国债谋取质押融资便利

操纵国债价格后,陈贤到底赚了多少钱?

这个具体数字比较难讲,为什么呢?调查显示,陈贤以操纵形成的国债价格为基础,通过国债质押式回购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结算”)超额融入资金(与以中债估值为基础能够融入的资金相比)。

其中,国债100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262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0.26万元。国债141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14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9.83万元。国债1425实际累计质押融资456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233.93万元。国债1507实际累计质押融资317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29.57万元。国债151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176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134.22万元。

根据同期央行基准贷款利率,陈贤超额融入上述资金共节约利息支出约为12.63万元。

“如果是操纵股票很容易算出买入卖出之间的资本利得,而本次国债操纵案,则主要是为了质押融资。由于获利途径极为特殊,违法获利金额很难界定。”上述案件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陈贤获利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融资便利,这么多钱如果从商业银行贷款会很麻烦;二是利息少,国债回购市场除了月末季末特殊情况,一般利率都比商业贷款便宜。”

中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总监魏星指出,拆解以资管业务为代表的影子银行风险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环节。《指导意见》针对影子银行的产生根源及种种乱象,精准施策,统一监管标准,严格规范资管产品投资非标,坚决打破刚性兑付,规范资金池,实现对影子银行的“精准拆弹”。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指导意见》发布后,社会反应总体积极正面,金融机构着手整改和转型,套利空间和行业泡沫被挤压,资管行业整体呈现“量减质增”的发展格局。可以说,《指导意见》以及金融监管部门的系列强监管政策对于治理影子银行风险、促使资管行业回归本源的作用初步显现。

首先,通道业务规模持续收缩。截至2018年5月末,银行表外理财产品余额22.3万亿元,与年初基本持平。截至2018年4月末,通道类信托业务规模较年初减少6720亿元,同比增速较年初下降29个百分点。自2017年11月以来,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资管计划的通道业务规模已下降2.2万亿元,降幅超过10%。

同时,表外融资和表内融资的“一减一增”也表明,影子银行风险正在化解。2018年以来,在一系列监管政策的综合作用下,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有所下降,其中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这三类非标资产进行的表外融资同比少增较多,1-5月同比少增合计2.82万亿元,而人民币贷款、企业债券同比多增合计1.54万亿元。

2018年6月30日,小康控股与周大福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小康控股拟将其持有的ST景谷公司30%的股份以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周大福投资。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周大福投资的控股股东为周大福企业有限公司,周大福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郑家纯,郑家纯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7月5日晚,ST景谷回复上交所,称在上述协议签署日前30个交易日景谷林业股份的平均交易价格(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交易价格=前30个交易日的股票交易总额/前30个交易日的股票交易总量)为23.64元/股,本次股份转让价格相较于上述30个交易日平均交易价格的溢价率为37.78%。

并称,本次交易定价综合考虑了小康控股获得ST景谷股份的各项费用等因素,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决定。在商议股权转让价格时交易双方考虑了控制权溢价因素,周大福投资的企业性质较为特殊,为外商投资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资),其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需要考量的因素较多,而景谷林业不存在不符合外商投资公司收购的限制性条件。

作为香港的四大家族之一,郑裕彤家族在港股市场的实力不容小觑。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郑裕彤以150亿美元的财富,排行第三。

作为郑裕彤的长子,郑家纯成为郑裕彤过世后郑家的掌舵人,旗下最著名的资产是著名珠宝品牌港股上市公司周大福。

分析师在线声明: 本栏目内容来自作者投稿,不代表"分析师在线"网站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任何投资均有风险,请谨慎选择!